兴安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侠之大者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兴安盟信息港

导读

今日天气阴沉,空中的黑云越聚越多,整个山谷中除了商队一行,别无他人。朱连清骑马走在前方,周围清净地有些过头了,他略一皱眉又抬头望了望天,估

今日天气阴沉,空中的黑云越聚越多,整个山谷中除了商队一行,别无他人。朱连清骑马走在前方,周围清净地有些过头了,他略一皱眉又抬头望了望天,估计不久就会下暴雨,还是先找个妥帖的地方避雨更好。略一思忖,他便勒紧缰绳,“吁”地一声,止住了前行的马。朱连清调转马头,对着后方的人群喊道:“要下暴雨了,先找个地方避雨。”   他一说完,商队中另外三人便策马而出,朝着远处寻去。看样子是去找避雨点了。顾少骑着黑马跟在商队,此时他低下头,看着牵马人的侧脸问道:“嘿,柳兄,你有没有觉得这支商队着实训练有素啊?”  牵马的柳右倾愣了半响才抬起头看顾少,说道:“他们常年在外行走,对这些自然现像的了解自是比我们深刻。”说完,他就低下头,从怀中拿出一本书,沉默地看起来。  顾少瘪瘪嘴,她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结果这人愣了半天给出个这样的解释。看在他为自己牵马的份上,也不再多言了。  离队的三人很快回来,其中一个附在朱连清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朱连清便点点头,领着整个商队朝着山谷左侧行去。不多时,便看到一个山洞,之前寻点那三人下马指挥,运货进洞,安顿人马,一切井然有序。  待全部人马都进得洞中,天空突然一声惊雷响起,暴雨倾盆而下。  朱连清覆手于身后,看着洞外瓢泼的大雨发神。顾少四下张望,看着整个商队除了柳右倾和朱连清外他似乎都不怎么熟悉,便挪了挪身子,往柳右倾身边靠去。柳右倾在低头看书,包袱放在他的身侧,顾少靠过去时无意中碰到了他的包袱,他忽然就抬起头警惕的将自己的包袱抱在怀里,一双眼睛对着顾少,充满了愤怒。  “你干嘛啊?”顾少被柳右倾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他陡然拔高了声线,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  朱连清听到顾少的声音,回头望了一眼,道:“怎么了,一路上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顾少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蓝色长衫,“哼”了一声,跳到朱连清身边去了。“谁跟他关系好了?百无一用是书生,就他包袱里那几本破书,少爷我还瞧不上呢。”  朱连清看到顾少耳垂的小孔,对她自称少爷这种事也不戳破。江湖险恶,难得她还记得女扮男装以作掩饰,看她皮肤白皙,相貌清雅,若是穿回女装,反而徒惹事端。当初之所以同意让她随商队一同前行,也是这般考量,从她言行举止看来,不难发现她是鲜少涉足江湖的人。但每每想到她跳出来拦截商队,要求同行的场面,朱连清就忍不住想笑。  倒是柳右倾,朱连清看了看他,这是当初顾少一并带着的人,起先他以为柳右倾该是顾少的朋友,后来发现,他们不过是顺路同行罢了。世人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几日相处下来,这柳右倾果真是印证了这句话,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连顾少这一介女流都比不了。一路行来,商队中的人不免会小声议论,但他总是置若罔闻。顾少心思细腻,为怕柳右倾被大家的话影响,故才让他为自己牵马。两人关系总的来说,该是很融洽的。但看到柳右倾抱着自己的包袱,也未有所解释,朱连清只是摇了摇头。  “朱大哥,我们为何不走官道?”顾少略一思忖,再道,“总觉得这山谷太过安静了。”  朱连清看了看顾少,觉得她的观察力挺强,从进入山谷那一刻开始,他也发现这一点了。“我们之所以走这里,因为这是捷径,前些日子已耽误行程,所以希望快点儿到达京都。”言语之间并不提及顾少的顾虑,或许是怕影响到商队其他人。  顾少也是玲珑人,见朱连清避而不言,也不多问。  大雨一下就不停歇,除了朱连清和之前几位,其他人都自顾自地休息了。顾少见着这里似乎没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干脆找个离柳右倾远远的角落,枕着自己的包袱开始睡觉。  顾少迷迷糊糊地睡着,被人推醒已经是后半夜了。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柳右倾,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柳右倾也不多话,只是示意顾少看看四周。这明明是后半夜,商队的人却都在收拾行李,看样子是要赶路了。顾少茫然地起身,等回过神来,柳右倾已将黑马牵到自己面前。  “今晚要连夜赶路,我希望你们能跟我们一起走,人多好照应。”朱连清过来,简短地说了一下。  顾少点点头,然后清了清嗓子:“柳兄,你走不走啊?”  柳右倾点点头,看着顾少一直盯着自己,才开口道:“自然是一起走。”  一行人集结完毕,还是之前的队形,朱连清在前方开路,商队紧随其后,只是这一次,坠在队伍的不再是顾少,而是之前开路的其中两人。虽是夜晚,但大伙儿并不取火照明,只是借着月光,沉默前行。一路上只听到马蹄的“嘚嘚声”和车轮的的“咕噜”声。  行至数十米,天空突然被火光照亮,百来只坠火的箭朝着商队的大后方射去,射到之处,大火迅速蔓延。  “啊!”顾少惊叫一声,脸色苍白地看着后方的大火,如果没有记错,那个位置,刚好是之前避雨的山洞。如果当时没离开,是不是就已经葬身火海了?  “快走。”朱连清在前方大喊一声,指挥商队朝侧面奔去。顾少这才回过神来,身后两人却是策马倒行,回过头对顾少他们说:“快走,跟上朱大哥,我们断后。”  也不待顾少说话,柳右倾一个翻身,跃上顾少的马,左手拉紧缰绳,将顾少揽在怀中,右手夺过顾少手中的鞭子,一抽,身下的马就如箭般冲了出去。顾少只顾得上回头,看到空中再次射出密集的箭雨,扎进他们之前伫立的位置。  “他们还在后面。”顾少冲着柳右倾大喊。  “他们脱身比我们容易,但我们回去就只有死。”柳右倾声音很沉,听得顾少心中一紧。  黑马脚力好到顾少吃惊,她从不知道自己的马有这样的速度。转眼就追上了商队,朱连清正待说话,整个山谷上方就突然被无数火把照亮,整整一圈,他们已被包围了?  “哈哈哈哈,朱连清,这次看你怎么跑。”一个大汉提着一把大刀坐在马上,俯视着下方的商队。  朱连清骑着马左右走动,靠到柳右倾他们身边,说:“待会儿混乱之时,还麻烦你们带着马车里的人一起走。朱某在此谢过了。”然后他又附在柳右倾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顾少听不清楚,只是见柳右倾先是皱了皱眉,沉思片刻,又对着朱连清小声嘀咕了几句,两人都不住点头,但面容仍是沉重。  一说完,朱连清便快速地塞给柳右倾一件物什,然后策马上前几步,对着上方的大汉喊道:“郑须髯,你不就是要跟我决一生死么,即是如此,与人无尤,这一队皆是普通商贾,还望你能放他们离开。”  “离开?哈哈哈。”郑须髯只是大笑,并不给出明确的答案。  朱连清也不催,只是等着郑须髯再发话。  这边,柳右倾小声问顾少:“你会驾马车吗?”  顾少点点头。  “待会儿我让你走,你就驾车朝西北方向去,不要停下。”柳右倾骑马靠近马车,然后将顾少放了下去,也没给她理由,但顾少心想朱连清和柳右倾两人想来是商量了计策,既然朱连清如此信任柳右倾,那自然是没问题的,于是她点了点头。  顾少一步跨上马车,拉紧缰绳,看着周围的商人都聚拢了过来,正待问柳右倾怎么安排,就听到柳右倾大喊一声:“走!”于是顾少也不多做思考,大喝一声“驾”,就驾着马车朝着西北方向冲去。  山顶的火光在她马车动的那一刻,也跟着移动起来,无数的马蹄声、叫和声响在顾少身后,顾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从小到大,她从来都是被护在掌心的人,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她不敢回头,只是一味的向前,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  等看到柳右倾驾着黑马飞速地超过她,然后在快要出谷的位置右转的时候,顾少觉得自己被骗了,柳右倾一定是想让自己引开寇匪然后自己逃命。因为她的前方,是一片密林,而柳右倾的前方,才是山谷出口,可是,马车现在已经来不及掉头了。  顾少一咬牙,驾着马车冲进了密林,生死由命!  马车在密林中横冲直撞,后面的寇匪眼神几度交汇,便了然地取出背上的箭,搭箭,点火,弓如满月。几支火箭离弦,在空中划出一丝红光,准确地击中马车,马车瞬间就燃起了大火,因其速度并未减缓,借着奔跑的风势,愈燃愈烈。眼见着前方无路,寇匪们正要停下,前方着火的马车却突然调了头,带着烈火冲了过来。  他们想退,却来不及了。空中几条鞭子飞速缠上三人的脖子,一拉一拽,三人连带着三匹马都朝着着火的马车撞去,几声惨叫响起,和马车一起坠入悬崖。  顾少抓着岩石大口喘息,一颗心到现在还没平。“差一点儿,差一点儿就死了。”她拍拍胸口,借力一跃,稳稳立在崖坪上。  可是,顾少用右手擦擦额头的汗水,她还是想要去找柳右倾,她想要问个明白。她更想问问朱连清当时和柳右倾商量了什么,竟可以眼睁睁看着柳右倾这样做。  只是,当顾少四下张望之后,才发现一匹马都没有了。走回去?那估计会花很长时间吧。但无论如何,她都不甘心。深吸一口气,顾少提脚便往回走。  结果,当她赶到商队的位置时,一切都已结束。  顾少看着寇匪已被军队制服,商队中除了之前的两人,似乎全都在这里,只是很多人被重伤。  “顾少,你没事吧?”朱连清正在清点人数,看到顾少平安,急忙跑了过来。  “朱大哥,我没事,大家都还好吧?”顾少愣愣地走到朱连清身边。  “辛苦了,还好你没事,不然我这一生可就无法心安了。”朱连清笑着拍了拍顾少的头。  “放心吧,我福大命大。”顾少专挑轻松的话说,不过想到柳右倾,又气不打一处来,“倒是柳右倾那个臭书生,居然丢下我们……”  “他在那儿。”朱连清却打断了顾少的话,用手指了指右手边,柳右倾脸色苍白地靠在一处岩石上。  顾少看着柳右倾,突然没话了。她指了指他,又看了看朱连清,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心里纳闷:这柳右倾怎么又回来了,而且,好像是受了重伤。  “过去看看他吧,中了两刀呢。计划还是有些许变动,这次要不是他,怕是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朱连清拍了拍顾少的肩膀,一脸歉疚。  顾少走到柳右倾身边坐下,没开口。  倒是柳右倾虚弱地说了句:“差点儿连累你受伤,真是对不起。”然后他费力地指了指不远处的包袱。  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跑过去将柳右倾的包袱给捡了回来,笑着说:“差点儿没命的人还惦记着这包袱,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宝贝啊?”  “夫子交代的东西。”柳右倾将包袱抱紧,虚弱地开口,“也是我娘留下的的东西了。”  顾少突然就觉得鼻子发酸,亏自己之前还那么生气,还以为他自己一个人逃跑了。她吸吸鼻子,用袖子擦擦眼角,说:“就你这三两肉,没被砍死就不错了。”  柳右倾却是笑了,然后莫名其妙地说了句:“夫子常说,为官者,不论文武,为民者,不分贵贱。”  顾少一听,无话可说。她之前还在骂他“百无一用”。只是过了半响,她才望着天说了一句:“对不起啊。”  之后的行程很无聊,柳右倾因为受伤被安排上了马车,而顾少仍是一个人骑着黑马跟在商队后面,只是这次,一队士兵将商队护在其中。整个商队的人不再向之前那样沉默,一路行来一直在闲聊。顾少从他们的对话中才知道,原来那天柳右倾是去搬救兵了,他大胆地向朱连清要了三辆马车做诱饵,然后自己骑上黑马,冲出了山谷,与早在山谷外接应的军队汇合,从而能迅速地回来救了大家。虽然他用自己做了诱饵,但是得知柳右倾为救大家与寇匪搏斗,顾少自己也觉得很自豪,虽然这样的自豪感连她都解释不清。  上了官道,顾少要与大家分道扬镳。朱连清想说什么,却被顾少制止。她什么都不想知道,这次出门,受益匪浅,该是回府的时候了。  “顾少。”柳右倾喊住顾少,欲言又止。  倒是顾少扬了扬手,对柳右倾说:“你之前说你是太和书院的学生是吧?恩,那就行了。”扔下这句莫名地话,顾少对着身下黑马一扬鞭,扬长而去。  半月之后,太和书院收到一块匾,据说是八王爷为表彰太和书院教学有方,亲题八个大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黄昏日落之时,一蓝色长衫的男子立在书院门口,看着大门正上方的牌匾里的八个大字傻笑。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方才用手提了提肩上的包袱,行到大门叩门三声。  前来开门的门童看着此人,正要开口询问,蓝衫男子便道:“顾少前来求学。” 共 45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逆行射精治疗方式多 能够任你选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疾病有哪些症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