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俄罗斯军事支持叙利亚

2018-08-07 14:27:26

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 俄罗斯军事支持叙利亚

首先,俄罗斯此举是欲拯救已陷入困境的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其实也是强力保护其在叙利亚的利益。地处中东战略地位重要的叙利亚,一直是前苏联和独立后的俄罗斯的重要海外基地所在地,且两国关系并没有因为前苏联的垮台而出现变化。这次叙利亚遭遇西方国家的连番打击,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武装势力日渐增大,再加上西方不经意间扶植起来的IS武装,使叙利亚顿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目前已有超过60%的国土被侵占,大有步利比亚后尘的潜力名片不干胶
。特别是在西方联军的联合打击下,叙利亚政府已经再也难以承受,如果俄罗斯再不出手相救,利比亚悲剧再次上演可能来得更快一些。现在,从俄空袭伊始,恐怕不会有人怀疑其是明打“伊斯兰国”,暗助巴沙尔,反恐是出于真心,支持巴沙尔也是实意。在此关键时刻,普京出手相助,稳住了失衡的力量天平,改变了战争格局。

尽管美俄都力主打击“伊斯兰国”,但美国政策优先重点是推翻巴沙尔政府,乃至借“伊斯兰国”来消耗叙利亚政府军的实力,因此对打击“伊斯兰国”出工不出力。俄罗斯则恰恰相反,其一直力保巴沙尔政府,并将巴沙尔政府作为打击“伊斯兰国”重点依靠力量。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表示,俄罗斯多次呼吁“国际联盟”在联合国主导下与叙利亚政府合作,因为叙政府军是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最积极力量。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较量,本质是对巴沙尔政府去留问题的博弈,是按照哪种思路来解决叙利亚危机立轴型刀
。而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就是要力挺巴沙尔,使叙利亚危机朝着俄罗斯期待的政策方向演进。这显然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9月11日公开称,“俄罗斯现在推行的‘加码押注’阿萨德战略是一个巨大错误”。

总之,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是中东政治中的一件大事。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不仅为巴沙尔政府继续掌权注入强心剂,还使美俄博弈日趋公开化,双方日趋由“暗斗”转向“明争”。动荡不定的中东乱局又增添一大新变数。

其次,对国际社会不满西方在打击IS时的毫无进展而展示俄罗斯的国际和影响力。当前,美俄首脑虽然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实现了会谈,但是从奥巴马和普京会后的阴沉脸色上,可以看出两国关系并没有取得新的进展。特别是作为西方阵营里重要的一员,日本因为俄日争议岛屿问题而欲率先打开对俄合作的大门,但却遭遇美国的严厉警告,这使得俄罗斯至今无法摆脱因乌克兰危机而遭遇的国际制裁困境。而美国率领的西方反IS阵营,在近一年的军事打击下,IS不但没有被打垮,反而大有开疆拓土的趋势,这使得西方自诩的国际道德高地被无情嘲弄。在此情况下,俄罗斯果断出兵,并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战果,不但和西方反恐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且还将西方打击IS并非出自本心的假面具一撕到底,还再次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俄罗斯作为昔日大国继承者正在重担国际道义,不管是在国际上还是在俄国内,都使普京总统增色不少。

第三,转移国际视线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压力。乌克兰危机让俄罗斯声名扫地,也使其遭遇到了18个月的国际制裁,这导致俄国内民生凋敝,更使俄罗斯处于很大的被动之中。当普京总统决定从中东寻找突破口之后,俄军迅速进驻叙利亚,且组建了由叙利亚危机的四个当事国——俄罗斯、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组成的联合信息中心,开始成为独立于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反恐阵营的新的国际反恐组织,而且雷厉风行,开战后就迅速取得辉煌战果,从而在国际社会上立刻赢得了支持。这让美国感到很不舒服,美防长卡特就迫不及待指责俄军在叙境内的空袭并非针对“伊斯兰国”,空袭地点不是“伊斯兰国”控制区,而是叙反政府武装所处的区域,俄反恐是在“帮倒忙”。而俄罗斯的反驳就是,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称,美国只是“假装”空袭IS,实际上美国是在变相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和IS反对巴沙尔,只要能把叙利亚现政府推翻,美国才不管什么IS不IS。

最后,俄罗斯参加叙利亚反恐实际上是在制止欧洲难民潮,是在真正帮助欧洲解困,不管是普京还是俄罗斯最终都是名利双收。俄罗斯在叙利亚如今开展的是既打击反叙利亚政府武装也打击IS,并尽量模糊它们之间的区别,实际上进行的是空中支持叙利亚政府军的反攻和围剿行动,事实上是在帮助叙政府军夺回被敌方控制的城镇。如果俄罗斯在行动时取得不错的战果,这应该是毫无争议的,那么,就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同时,如今欧洲各国正遭受百年一遇的难民大潮冲击,数量高达300万的中东北非难民,已经让欧洲各国出现罕见的争执和纠纷,但是这股难民大潮的真正制造者美国却无动于衷,使得欧洲各国只能痛苦的去承受。如今,俄罗斯果断出手,有望在不长时间内恢复叙利亚的局势稳定,从而让叙利亚人民重享和平的阳光,也就是从根本上阻止了涌向欧洲的难民涌潮,这实际上是在帮助欧洲各国解困。

读懂叙利亚局势:美俄在叙由暗斗转向明争

9月初以来,有关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消息引发世界舆论聚焦。当地时间10月11日,俄罗斯空军轰炸叙利亚西北部城市伊德利卜的反政府武装,促使政府军士兵与黎巴嫩真主党民兵从反政府武装手中夺取重要据点。俄罗斯国防部当天上午说,过去24小时内,俄军战机出动64架次,攻击63处目标,摧毁53个恐怖分子阵地、一处指挥所、4座训练营和7处弹药库。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引发美国强烈反应,由此使中东博弈正在进入“美俄时刻”。

俄为何加大军事介入叙利亚

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一直是个“公开的秘密”。巴沙尔政府能够在内外交困的内战中支撑至今,内因主要是叙利亚政府军忠心耿耿,没有出现大规模哗变或溃败,外因就是伊朗和俄罗斯等外部国家鼎力援助,这些援助就包括军事领域的相关合作。问题在于,过去相当长时期自卸机
,俄罗斯在对叙军事介入问题上表现低调,甚至在8月初还计划撤离常驻叙利亚的俄公民。为何现在却增强在叙的军事存在,甚至普京还公开承认这点呢?说到底,是形势发展使然。

巴沙尔政府处境危急 亟需外部援手

经过长达四年多的血腥内战,叙利亚政府军疲态日显,尤其是兵源不足问题日趋凸显。据统计,自2011年3月冲突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已造成政府军8万多人丧生。由于伤亡惨重,连忠于政府的叙利亚人也不愿服兵役。据说有7万叙利亚人逃脱兵役。巴沙尔所属的阿拉维派在叙利亚总人口中只有l5%左右,因此兵员紧张问题日趋凸显。2015年7月28日,巴沙尔总统首次公开承认,因阵亡、变节和逃避服兵役等情况,曾拥有近30万军力的叙利亚政府军规模减少近半,并坦承“军队感到疲乏”,“其他什么都有,但就是缺人”。因军力不足,叙政府军只能收缩战线,使“伊斯兰国”轻易夺下巴尔米拉,亲政府部队还退出伊德利卜省。据报道,叙利亚政府控制的领土面积不足25%。如果没有外部强援,巴沙尔政府很难长久支撑下去。

巴沙尔政府续存对俄至关重要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为数不多的忠实盟友,塔尔图斯港还是俄罗斯在海外的唯一军港,巴沙尔垮台将使俄罗斯在中东失去重要的立足点;从地区反恐看,巴沙尔政府是目前遏制“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向北高加索地区扩张的重要屏障。如果巴沙尔政府垮台,叙利亚很可能完全被极端恐怖势力占据,并将直接威胁俄罗斯南翼的安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高调示强,宣布将扩大对叙利亚军事介入。

难民潮引发舆论变化 为俄强行介入提供契机

2015年以来,欧洲正遭遇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目前已有数十万难民涌入欧洲,令欧盟国家焦头烂额、疲于应对。这些难民绝大部分来自战乱不断的西亚北非地区,其中80%难民来自内战犹酣的叙利亚。连年内战使叙利亚近半数国民流离失所,400万人流亡海外。欧洲国家要想遏制难民潮的势头,必须正本清源,设法结束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内部战乱。而这些国家当初陷入战乱,与美欧此前推行的“政权更替”政策直接相关。当年正是英法主导发动利比亚战争,以及在叙利亚策动政权更替,才使这些国家陷入战乱,制造出大量难民。普京9月4日称,难民潮是欧洲国家在中东和北非错误政策的“必然结果”。欧洲国家的外交政策“对美国亦步亦趋”。欧洲国家开始重新反思对叙政策。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普京承认并加大军事介入叙利亚,实际是适时引导叙利亚的政局走向,显示俄罗斯在地区事务上发言权和影响力。

“伊斯兰国”对俄威胁增大

2014年兴起的“伊斯兰国”非常敌视俄罗斯,该组织因不满普京支持巴沙尔政府,声称俄罗斯和西方国家一样,是“伊斯兰国”的敌人,曾扬言要打到俄罗斯,并扬言解放车臣和整个高加索地区。此后,该组织曾出资7000万美元,在中亚开辟新战场。而俄罗斯是世界上信奉伊斯兰教人数较多的国家之一。伊斯兰人数仅次于东正教,俄罗斯穆斯林超过25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数的15%,其中不乏“伊斯兰国”的同情支持者。据俄罗斯专家称,

IS组织中有1000多名俄罗斯人。对俄本土安全构成一定威胁。但俄罗斯2014年忙于应对乌克兰危机,无暇顾及打击“伊斯兰国”。目前,随着乌克兰危机局部缓解,俄罗斯的安全关注重点逐渐转移。与此同时,由于美国主导的反恐联盟“出工不出力”,“伊斯兰国”在2015年持续壮大,其活动范围遍及西亚北非各个国家,极端思想继续向外渗透。在此背景下,俄需要将目光转向中东,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投入更多资本。而军事介入叙利亚、扶植巴沙尔政府就是重要步骤。

面对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的新态势,美国反应强烈。9月8号,美国国务卿克里称,对俄在叙利亚建立军事设施的做法“深感忧虑”。美国还向北约成员国保加利亚和希腊施压,拒绝俄飞机飞越其领空。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称,“俄罗斯的有关行动会进一步恶化叙利亚局势,这些行动会导致更多人员死亡,会令难民潮进一步扩大,甚至会有与在叙利亚作战的反伊斯兰国的美军及盟友发生军事对抗的风险”。美国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介入反应如此强烈,主要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俄美关系持续紧张

围绕反导、车臣、中亚“颜色革命”、斯诺登事件等问题,美国与俄罗斯已经持续较量多年。尤其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俄矛盾更趋白热化。2014年9月,奥巴马在联大会发言时,将俄罗斯、“伊斯兰国”组织及埃博拉疫情并称为当今世界和平面临的三大威胁。2015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强调,要用制裁及其他手段使俄罗斯承受破坏乌克兰主权与领土完整的代价,并同盟友一道遏制俄罗斯未来可能的胁迫行为。2015年7月1日,美国国防部公布的2015年度《美国国家军事战略》,称俄“好用武力手段实现国家目的”,“俄方及其代理势力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地区的安全”。美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在任命听证会上称,俄罗斯是会对美国构成存亡威胁的国家,鉴于其拥有核武器,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大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双方关系高度敌对的情况下,美国对俄罗斯在叙利亚加大军事行动,自然高度警惕,充满戒备。

美国担心俄与其争夺中东主导权

近年来,美国整体实力日趋下降,中东政策明显失败,奥巴马总统又急于战略东移,因此在中东战略收缩加快。然而,尽管如此,美国实际是想要低成本维护中东统治,而不肯放弃在中东的主导权。而近年来,俄罗斯在中东则明显由守势转向攻势,地区影响力日趋回升。中东乱局为俄罗斯在中东抓牌、改善与地区国家关系提供了新机遇。近年,俄与埃及、伊拉克、叙利亚乃至沙特等国的关系都在加强。当前俄在叙利亚加大军事介入,某种意义就是俄在中东填补权力空白、挤压美国影响力的新信号。德国《明镜》周刊称,俄罗斯帮助叙利亚,背后是其新的中东战略。在美国将大选之际,欧洲又陷入叙难民危机之时,俄罗斯出其不意地开始针对美国展开行动。对西方来说,这是要与西方争夺中东秩序。

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目标大相径庭

尽管美俄都力主打击“伊斯兰国”,但美国政策优先重点是推翻巴沙尔政府,乃至借“伊斯兰国”来消耗叙利亚政府军的实力,因此对打击“伊斯兰国”出工不出力。俄罗斯则恰恰相反,其一直力保巴沙尔政府,并将巴沙尔政府作为打击“伊斯兰国”重点依靠力量。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表示,俄罗斯多次呼吁“国际联盟”在联合国主导下与叙利亚政府合作,因为叙政府军是打击“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的最积极力量。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较量,本质是对巴沙尔政府去留问题的博弈,是按照哪种思路来解决叙利亚危机。而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就是要力挺巴沙尔,使叙利亚危机朝着俄罗斯期待的政策方向演进。这显然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美国总统奥巴马9月11日公开称,“俄罗斯现在推行的‘加码押注’阿萨德战略是一个巨大错误”。

总之,俄罗斯军事介入叙利亚,是中东政治中的一件大事。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不仅为巴沙尔政府继续掌权注入强心剂,还使美俄博弈日趋公开化,双方日趋由“暗斗”转向“明争”。动荡不定的中东乱局又增添一大新变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