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千古帝皇 第五百二十八章:光明大帝

2019/10/13 来源:兴安盟信息港

导读

千古帝皇 第五百二十八章:光明大帝永安殿内,万寿神王正满脸的欢喜,自从神族入侵开始,他的脸上很少再有这样的表情出现。而如今之所以能开口

千古帝皇 第五百二十八章:光明大帝

永安殿内,万寿神王正满脸的欢喜,自从神族入侵开始,他的脸上很少再有这样的表情出现。而如今之所以能开口一笑,全是因为赵宇龙大获全胜。

当然,除此之外。在他看来还有一件喜事,虽然如今并未发生,可在他看来,不久后亦会发生。

事实上不光是万寿神王,在其身旁的天海薇儿也是心情大好。不为其他,只因为那第二件喜事和她有很大的关系。

只见得此刻赵宇龙与天海断玉等人一并进入永福殿内,随后向万寿神王行过一礼:“晚辈天龙神王,见过盟主!”

万寿神王摆摆手:“免礼!都是自己人,何必拘于如此礼数?说起来此番战役,还真是多亏了天龙神王你啊!不知你可有什么中意之物,或是中意之人?大可在这里与我说说!”

赵宇龙:“谢过盟主好意,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赶出外敌,复兴我天族河山,并未想过封赏。如今虽然拿下天命关,可天族所有土地尚未收复,所以在晚辈看来,这奖赏还是免了吧!”

万寿神王:“神王无需这般客气,不管怎么说,此番战役没有你,也定然不可能取得胜利。所以这奖励当之无愧,你就不用推迟了!”

言罢,转头看向了天海薇儿。此刻天海薇儿接到万寿神王的眼神后,又看了看赵宇龙,随即脸颊微红,但那笑意却很是醉人,倒是使得不少神君对其倾心。

不过他们倒是有自知之明,明白如今天海薇儿的目光所见之人才是她所喜爱之人,至于他人也就想想罢了!

然而就是这在场所有人都能够看出的东西,为聪明的赵宇龙却偏偏看不出什么异端,只是觉得众人的眼神有些奇怪,因此感到一阵尴尬。

倒是万寿神王开口帮他化解了这断尴尬:“你看,你如今已位列神王之位,已经算是能够只手遮天的男子汉了!而这世间对你有意的女子倒也不少,不知是是否考虑过为将来找一个伴侣?”

赵宇龙:“这……晚辈确实不曾想过。毕竟天族的分配年龄乃是百岁之后,而我不过才八十岁,还有二十年,所以这些问题不是我所想的!”

却见万寿神王摆手一笑:“诶!这话怎么能这样说呢?不过是二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人生苦短啊!若是能有幸娶得一位红颜知己,未尝不是人间一件乐事。虽然这二十年内你不能与其成亲,但先找到定下婚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赵宇龙:“盟主所言极是,凡事先准备确实不错,只是如今国家动荡,我实在是无心顾忌这些。毕竟得先有了国,才能有家。若是国破,我又何谈成家立业?所以还请盟主收回成命,并非是晚辈有意顶撞,只是如今天下未平,我实在无心成家!”

听到这里,天海薇儿的脸色有些铁青,甚至几许泪水已经在眼中打转,只是被她强忍住,没有流出来罢了。

而万寿神王的也没有了方才的喜悦,但如今和赵宇龙说话时,却依旧很慈祥:“好!大丈夫只患功名薄利,何患无妻!不愧是将来能够接管天下的人,如此心性让老夫甚是佩服,老夫果真是没有看走眼!”

赵宇龙:“多谢盟主夸奖,只是如今天族仍有大量土地还在敌军手上,而我们行动得越慢,对他们而言就越有利。所以请盟主恕晚辈不能过多停留于此,告辞!”

万寿神王:“去吧!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你将来一定会是一位大帝!”

出门不久,天海断玉追了上来:“想宇兄聪明绝顶,在方才竟没能听出我父王话中的意思,莫非你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为了将薇儿许配给你吗?”

赵宇龙:“将薇儿公主许配给我?”

天海断玉:“不然你认为他还放心把她交付给他人吗?要知道,我父王对她的疼爱可是无人能及。又怎会轻易将其交付他人?当今天下,唯有你这被他所赏识的英雄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赵宇龙:“我道今日气氛怎么有些怪异,竟是因为此事!”

天海断玉:“没事,若是宇兄后悔大可现在回去提亲。以我父王这么重视你,定然会答应。至于小妹,她倒贴给你还来不及呢!所以如果你真的在意小妹,就不要害怕尴尬,快些回去吧!不要让她等久了!”

赵宇龙:“天海兄多虑了!天族如今情形,我又怎能在意其他事物?何况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虽然薇儿公主挺好的,可我确实不喜欢她,只怕就算是强行撮合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不想天海断玉听罢,却笑了起来:“看起来宇兄是有心上人了!不然小妹如此,怎么宇兄连看都不看上一眼呢?”

“心上人……断玉兄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心上人?”说着,赵宇龙却觉得脑内一个面容闪过,不禁陷入了回忆。

见得赵宇龙目中无神的样子,天海断玉只觉得一阵好笑:“当真没有心上人,那你在想什么?”

“我!”正想驳回天海断玉的话,赵宇龙却突然愣住了“是啊?我为何又会想起她?”

见赵宇龙再次陷入沉思,天海断玉倒也不再多话。只是待赵宇龙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后方才轻声对其说到:“宇兄,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我这个妹妹,虽然为人不错。可她从小就是重情之人,当年为了其养的一只鸟的死都会哭上三天三夜。而那鸟她不过才养一个月罢了!而你,想必她看上你已经几十年了。加上你的突出表现,只怕她爱你爱得太深,难以自拔呀!”

赵宇龙:“原来公主竟是如此重情之人,可惜我与她终究不会有什么结果。只怕会伤了她的心!”

天海断玉:“若只是伤了她的心,我倒不会给宇兄说。我真正担心的是,她爱得越深往后就恨得越深,只怕日后对宇兄不利!所以还请宇兄多提防一下,以免不测!”

听罢,赵宇龙正欲回答,却见得天海明等人朝着这里走了过来。这天海明乃是天海断玉的继母所生,而天海断玉本就痛恨其继母,加之天海明丝毫不争气,因此见到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心情。

如今正欲与赵宇龙一同离开,却不想天海明如今却故意朝着两人走来。不但如此,其身后还跟着一人,乃是天海薇儿的追求者之一马纹曜。

如今两人挡住了前方道路,让天海断玉心中更是一阵不爽:“天海明,你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如今又是要做什么?还不快把路给我让开!”

而那天海明却是满脸带笑的说到:“大哥何必如此动怒,小弟前来可是有正事要找天龙神王!”

天海断玉:“正事?你还有正事可言?你不去外面给我们惹事,就已经算是万幸了!”

天海明听罢却并未有半丝怒色,依旧带着笑脸说到:“此番小弟前来还真有正事相告,先介绍一下,这位是马纹曜将军。这几年你们攻打天命关的时候,他在境内也为了收复城池没少努力,如今在他手上收复的城市已经有三座了!”

说着,天海明故意搓了搓马纹曜,示意其上前。他倒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天海明的计划,如今连忙上前对赵宇龙行礼到:“在下马纹曜,见过天龙神王!”

“嗯!免礼!”赵宇龙打量着眼前这比自己矮上一些的马纹曜,发现他虽是天海明所推荐,但本身气质却有些不凡。

虽然这气质比起赵宇龙身边的强者们还差了一些,但想必日后也能有不错发展,至少下位神君之位是能够坐上的。

因此,赵宇龙点点头:“听闻马将军收复了三座城池,果真不愧是我天族的栋梁。依我所见,将来马将军定会有不错的结果!”

马纹曜:“神王过奖了,我只是想为这家国出一些力罢了,至于结果如何,其实都不重要了!不过末将有个请求,想加入神王的队伍,为神王率领一支军队,不知神王是否能够答应?”

赵宇龙:“这我想还不行,将军虽然有真才实干。只是我军队中所有职位已满,掌权之人皆是我知道底细之人。而将军固然实力不凡,可我并不了解将军,很难对将军的能力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而战场之上,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可能决定成败!所以很抱歉,将军,我不能让你加入我的队伍!”

听罢马纹曜在天海明的提示下,故作失望:“好吧!抱歉,打扰神王这么多时间,末将告辞!”

待两人走后,天海断玉才缓缓开口:“这小子今日有些奇怪,不知宇兄是否有所察觉?”

赵宇龙:“我想应该是他开始关心起国家了吧!这种变化一时间我也反应不过来,但无疑这是一件好事,至少他知道家国大于一切!”

天海断玉:“但愿他是这样想法!”

却说那天海明,如今远离天海断玉不久,就开始在马纹曜的耳边闹骚起来:“天海断玉竟然敢看不起我,早晚有一天我会要了他的命!早晚有一天!”

……一年后,天光神国外,大军压境,已将整个神国团团围住。而为首之人,正是那赵宇龙。

天海断玉:“这天光神国虽说从开战以来,一直和我们没有联系,但有光明大帝坐镇,想必没有多大的问题,宇兄此番出兵是为何意?”

赵宇龙:“因为我心中有些不安,之前西方一行,所见堕天使所使用的乃是光明大帝所创战技,且不止一招,所以我担心……”

天海断玉:“莫非宇兄担心光明大帝投敌了?”

赵宇龙:“正是此意!”

天海断玉:“这应该不大可能!光明大帝这个人重情重义,在他眼中乃是其妻子,第二便是整个天族,第三才是他的生命,如这样一位为了国家连生命都不顾的人,我觉得他投敌的可能并不大!”

赵宇龙:“我也不太认为这样的强者会投敌,但凡事都要亲眼所见为好。毕竟很多假象看起来都比真像还要真实,所以我实在是有些不安。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多虑了,等到时见到光明大帝一切便可知晓!”

说话间,只见空中一道金光闪过,光明大帝赫然出现在赵宇龙等人的面前。其身上那浑厚的魂力,以及那盛气凌人的气势,无疑不在述说着一位强者的威严。

只是在其身旁那十二神座之一的摩羯神座太过刺眼,将他整个气势毁于一旦。原本见到光明大帝,赵宇龙还打算先礼后兵,可如今看起来,似乎可以下令出兵了。

不过现在,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并不像盲目的断定对方一定投敌,凡事还是需要过问之后,方能清楚:“晚辈下位神王天龙,见过光明大帝!不知光明大帝身旁之人是?”

光明大帝并未听出其话外音,只当赵宇龙并不知道十二神座,便微笑着说到:“这只是我一位朋友,今日经过我这天光神国,陪我喝喝茶叙叙旧罢了!”

赵宇龙:“我倒也希望大帝真的只是和他喝茶叙旧,只是这摩羯神座此番前来的目的不止是喝茶这么简单吧!”

一听赵宇龙说出摩羯神座的身份,光明大帝随之也感到一阵不妙:“天龙神王也知道十二神座?”

赵宇龙:“放眼整个天族对这西方十二神座有谁不知,又有谁不晓?毕竟他们可是天帝手下的强者,目的是占领我们东方!按说如此强敌,理应诛杀。大帝你倒好,不光不动手,反倒是茶水招待,难道蓄意背叛天族?”

本以为此话一出光明大帝便再也坐不住,却不想他依旧平静的说到:“背叛天族我自然不敢,只是我也明白,和神族做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当然我并不会对天族的通报们出手,你若是要带领军队收复失地,我也不会阻挠!”

赵宇龙:“不会阻挠?可笑!想不到堂堂的光明大帝,竟然说出如此没有骨气的话来,也难怪这些神族会这样猖獗!”

光明大帝:“我念在你我同是天族的份上,方才不与你计较,可你也别得寸进尺了!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赵宇龙:“不客气?前辈确实有这个能力,毕竟前辈已经突破至皇魂境第三重,有这个资本。只是前辈可曾想过,通敌卖国可是有辱祖宗之举!”

“你!”这光明大帝本就性烈,虽然其神王的修养,让他很少再动怒。只是赵宇龙的话中处处带刺,让他实在难以忍受。

在他正欲动手之时,摩羯神座却拦在了他的前面:“大帝无需动怒,如这样的小杂碎,由我出手,便可以要去他的性命,大帝只需在一旁看着便可!”

说着,便是抡起手上如同长鞭一般的武器朝着赵宇龙杀来。如此一举,虽是突然,可因为他并不知道眼前之人乃是赵宇龙,因此进攻之时并未施展全部斗气。

故而,这招式虽然突然,却无法做到出其不意。反倒是赵宇龙见其连战技都没有使用的杀过来,只是抽出那天权神剑,一招断海斩朝其砍杀过去。

随后只见得一阵刀光,摩羯神座的身体突然间化作两半,随后朝着地面坠落。

随后,赵宇龙方才看向光明大帝:“前辈难道就不打算出手吗?”

光明大帝:“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让你离开,可你不珍惜,就不能怪我无情!”

随即光明大帝将那凝聚已久的魂力一并注入手中长剑之上,一道刺眼的光束朝着赵宇龙杀来。

这光束虽然平淡无奇,甚至在这白日下并不是很明显。可赵宇龙却知道,它并不简单。因为这乃是金阶中级战技逐光刺,当年赵宇龙在双子神座的手上就已经领会到了其威力。

而如今这招式从光明大帝的手上使出,定是要比双子神座强大更多。加上之前和赵宇龙说话之时,他已经在暗自汲取周围的光明力量,如今实力暴增,而这战技自然威胁巨大。

但不知为何,如今的赵宇龙却丝毫不慌张,只是镇定的站在原地,等着光束的到来。

而待其光束接近后,赵宇龙更是做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举动。他正使用天族的修炼功法,吸收这光束和其中的力量。

如此举动,古往今来,在天族是没有人做的。可赵宇龙如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做出了前人都不敢做的举动。

当然,对于此举,他心中倒是有不少底气的。毕竟当年和双子神座战斗之时,便已经试过这招式。因此,当他面对这些源源不断的力量的时候,他并不畏惧。

因为他知道,这些力量威胁不了他半分。相反

,它们还能够帮助赵宇龙在实力上得到更多的精进,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

但光明大帝对此却浑然不知,只当赵宇龙此举是在飞蛾扑火,为此加大了魂力的输出。

(本章完)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湖南治疗妇科的医院
男科哈尔滨医院
江苏医院那个妇科看的好
天津在哪里医院看妇科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