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时地利人和字节跳动为什么不能上科创板

2019/04/25 来源:兴安盟信息港

导读

2018年开年不久,民营企业家张一鸣心情不太好,公司好几个APP都被整改了,几个众所周知的频道被下线了,一时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是到

2018年开年不久,民营企业家张一鸣心情不太好,公司好几个APP都被整改了,几个众所周知的频道被下线了,一时之间,山雨欲来风满楼。

但是到了十月份,属猪的民营企业家张一鸣,在第三个本命年前一年,入选了《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在这个时间点前后,嗅觉敏锐的媒体不止一次曝出字节跳动的上市计划,这个说要在港股上市,与腾讯正面开火,那个说要在美股上市,与老冤家百度死磕到底。不仅如此,大洋彼岸的华尔街说国际投行排着队给字节跳动送钱,几个亿几个亿美元的送,就怕揽不着承销股票的生意。

转眼间到了第三个本命年,传言来得更加猛烈,这回字节跳动直接要上科创板了。字节跳动对此的回复是:不属实。

这是一个非常公关的回复。人们挤着脑门想出了这个消息不属实的理由,一些券商人士分析的缘由是“行业不符合定位”,或“盘子太大、资金抽血”,或“张一鸣的理想是要在国际资本市场与腾讯和百度正面开火”!

这些理由模棱两可,不具有说服力。不去追究那些财务作假、没有竞争力的壳公司,人们对一家以人工智能技术驱动的公司反而非常刻薄。至少目前从逻辑上来看,字节跳动可以与科创板相互成就,我们不应当以过去的思惟来思考字节跳动上市的问题。

新一届证监会领导层履新,字节跳动或得青眼相看

早在2月底,证监会新一届领导班子发布会澄清了有关科创板的诸多问题,有几个问题是着重强调的,这几个问题所泄漏的蛛丝马迹,启发我们不要小视了科创板的想象力。

其一,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说,科创板会充分发挥市场化的定价机制,而不是依托证监会上交所判断价值。李超还补充道,不排除一些公司定价不完全符合市场预期,股价出现较大波动。科创企业定价更加市场化、不排除股价出现较大波动,这对不同估值范围的科创企业来讲,是一个利好。

其二,上交所理事长黄鸿元在发布会上说,科创板没有首批名单,从准备来看有快有慢,不会出现大批量的集中申报,北京、长三角、珠三角、武汉、成都、西安等储备企业较多,生物医药等领域占比大。黄鸿元的讲话信息量很大,短短的几句,点明了科创板目前的筹备进度、上市节奏、储备企业地区分布及优先级、重点扶持行业等。从黄理事长的讲话,我们大致可以推断几点:1、上市企业不会一窝蜂上,上审数量有一个节奏;2、北京和其他三个省会城市被单独列出来,说明了这几个辖区内科创企业具有较高的重要性,北京依然是打头的重镇。

其3,证监会发布会上,易主席要求进一步加强协调,买通社保基金、保险、企业年金等各类机构投资者的入市瓶颈,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此外,自A股纳入MSCI指数以来,增强A股对外资的吸引力,引入更多外国的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其实也是吸引更多中长期资金入市的应有之义。那么,如何吸引这些中长期资金?新设立的科创板承当着提供新制度供给、优质资产供给的。

其4,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在1月中旬表示,VIE架构和红筹股都可以在科创板上市。VIE架构上市,意味着控制国内经营实体的国外企业,不需要麻烦地拆掉VIE架构,将可以直接在中国发行股票。1月底发布的科创板上市规则征求意见稿“第十三章:红筹企业和境内外事项的调和”,允许符合国办发〔2018〕21号文件、同时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的企业上市。同时,在科创板上市规则征求意见稿13.1.6(VIE特别披露事项)这一节中,要求“红筹企业具有协议控制架构(即通常所称的VIE架构)或者类似特殊安排的,应当充分、详细表露相干情况特别是风险、公司治理等信息,和依法落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规定的各项措施。”这说明,在法理上,VIE架构大概率不会成为字节跳动上市的阻碍。但是对于股东而言,就面临着境外公司在中国境内上市后,老股套现如何换汇的问题,考虑到科创板征求意见稿目前的规定,针对外资股东的资本管制方面的规定应会同步调解。

估值让市场来定、监管层对市场波动有心理预期、上层控制审批企业数量和质量、科创板需要优质的科创企业、VIE架构可以上科创板,为何字节跳动不能上?

字节跳动的一张红色门票

在新一代互联三巨头TMD中,字节跳动应该是和中国官方互动、走得近的。在进入《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的所有互联企业家里面,张一鸣是年轻的那一个,美团的王兴和滴滴的程维则没有入榜。美团港股上市,和科创板离得比较远;滴滴现状复杂,IPO还须努力;字节跳动在18年初遭受了政府关系危机,但是现在这件事情的影响云消雾散,时隔半年,张一鸣登上了八零后企业家的峰。

不知道是否是为了纪念老板的本命年,字节跳动今年砸重金资助春晚。只见央视主持人张口闭口都是抖音,换一个辽宁卫视看东北人演小品,结果还是没法摆脱抖音的标幅。字节跳动与电视台的缘分不止于此,前不久曝出,央视主持人挖来张羽主持公益工作。由庙堂退至江湖,张羽这样的角色充当了字节跳动与官方沟通的一个桥梁。

年后,字节跳动花90亿买下了中坤广场,在扩大办公场地的同时,也顺便帮助解决了一桩让人头疼多年的烂尾楼往事。现在,字节跳动的口袋,恍如比花了27亿买楼的京东还要深,字节跳动起到的作用和发挥的影响,比京城任何一家房地产企业还要大。

所以,为何字节跳动不能具有一张红色的门票?

况且,这张红色的门票,得之不容易。国境之南的香港和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上市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那些P2P企业,摇身一变,换一身马甲,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称自己为“金融科技”企业。

同时,如果字节跳动要将其主营业务在港股和美股上市,公司将分别面临两座大山——腾讯和百度。字节跳动正在做的事情,同时包括了信息流广告、文娱、游戏、电商、线上教育、硬件(锤子)等等,但是公司的两大支柱——信息流和娱乐走到港股,估值被腾讯压制,走到美股,被百度压抑。中国的广告市场规模是有限的,百度在这个市场是老大,然后是腾讯和字节跳动,只要不能跳脱港股和美股,字节跳动的估值在成熟市场里不会有明显溢价。

为了提升估值水平,字节跳动为什么不能来科创板?

A股从来没有一个超级互联独角兽,良的资产要末南下,要末远渡重洋。逢此天时地利人和,无论是整体上市,还是拆分上市,字节跳动上科创板不是问题。

对字节跳动背后的诸多PE、VC玩家来讲,即便可能存在股权禁售的问题,考虑到A股互联科技板块长期的畸高估值倍数(以360为例,现在市盈率55,而百度仅为16,二者的主要营收都是互联广告),这些财务投资人也有足够的安全垫套现走人。

命题:2000亿红筹直接上,科创板换血什么时候开启?

科创板陆陆续续已受理了50多家科创企业,但是我们至今没有看到那些响当当的市值超千亿、筹资百亿的巨无霸,在已受理名单中,许多知名科技独角兽尚不见踪影,而字节跳动,只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现象本身是中国资本市场长久以来“扭曲力场”的真实反应。正常,但是不合理。

小的科创公司是有充分的动机争抢首批入场券的。由于中国的资本市场瞬息万变,这个水池子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满了,公司质地不那么好的公司需要拼力争取属于自己的那瓢水。

头部的科创公司好像又没有那末急、或不能急。由于字节跳动之类的超级独角兽们有充足的弹药、或是有充裕的现金流,背后的外资股东对于波诡云谲的中国资本市场恐怕也没十足的掌控。

这个时候就看监管层和领导层如何显神威了。

深交所的创业板,龙头股前后是乐视、温氏股份和宁德时代。个,贾跃亭先生已经远渡重洋,第二个,是个超级大的养猪服务业公司,第三个,到了去年年中才上市,算得上是真正的科创企业,上市的时候筹资额度还缩减了不少。创业板发展了十年,才有了一个宁德时期,总市值1800亿。科创板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有一个高科技的大盘蓝筹股?

对于那些大家伙上市,我们似乎是抱有天生的恐惧的。“抽血”、“中小企业怎么办”、“没有硬科技”,只要你估值足够高,反正有一条能把你拖下水。但是小米、美团上港股不是没事?阿里上美股不是也没事?Uber千亿美元市值、筹资百亿美元不是还要上?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出来叫唤:行业属性不对口啊,抽血太严重啊,诸如此类。

我们一方面说着要“鼓励股权融资”,一方面又忌惮那些大家伙上市抽血、或是成为另外一个乐视。在科创板已讨论了半年的情况下,我们依旧在用过去式说话。

小米、美团、字节跳动的供应商们都能上A股,作为产业链核心、拥有技术和供应链话语权的他们为何不能上科创板?

论“抽血”,质地不佳的小公司上市以后欺诈公众股东的行为层见叠出,这不是抽血是什么?论竞争,公司之间的竞争应该是物竞天择,为何要偏袒那些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公司?而且还要用公众股东的钱去补贴他们?论“适用行业”和“硬科技营收”,在赢家通吃、寡头垄断的“硬科技”行业,我们是把处于市场长尾的垃圾股送上天,还是把处于市场头部的龙头老大抬上位?(文/杨健楷 投中旗下CV智识出品)

怎么样治疗佝偻病
小孩咳嗽吃什么好的快
鼻炎咽喉疼痛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