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2011年春拍赝品泛滥揭秘当今书画造假术施

2019-01-31 21:18:21

  2011年春拍赝品泛滥揭秘当今书画造假术

  省美协主席宋玉麟

  2011年的春拍已经如火如荼拉开大幕,但赝品泛滥,成为艺术爱好者的心头之痛。有的人兴冲冲从拍卖场买回自己喜爱的艺术作品,岂知竟是假画。在南京的个别小拍上,甚至出现满场都是假画的景象,从林散之到萧娴到宋玉麟到孙晓云,南京的名家几乎都被造了假。书画造假古已有之,但在今天这个时代,变本加厉,各种造假手段五花八门、层出不穷。而新金陵画派是造假受灾严重的集中地之一。近日为此专访了江苏省美协主席宋玉麟。

  东方财富通炒股软件揭秘手中股票不涨怎么办?小心行情突然发生逆转注意!后市很可能有特大利好

  这种手法现在已经屡见不鲜。曾经有某次拍卖会,征集到一批宋文治的画作,这些作品都有出版物为证:出自江苏人民美术出版社《宋文治画集》。拍卖行后来打给宋文治之子宋玉麟求证,宋玉麟翻看作品后,发现画集上所有作品均为伪作。而江苏有人民出版社,有美术出版社,何来江苏人民美术出版社?对江苏出版界及美术界情况不了解的人,很容易就会被这样的画集蒙蔽。类似的假画集,宋玉麟还曾看到过宋氏父子合集、《宋玉麟画集》等等,都是熟悉的收藏界的朋友拿来找他求证,他才看到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印制的这些集子。

  狸猫换太子法把伪作掺杂入真画集

  前几年,市面上出现了一本《陆俨少画集》。从表面看,这本画集就是陆俨少在世时由香港朵云轩出版的一本画集,是上世纪80年代审定出版的。然而,细细翻看,行家们却发现里面的画有些怪怪的,有的一看是对的,有的一看就感觉不对。宋玉麟家中就有原版的这本《陆俨少画集》,所以他当时一回到家,就赶紧拿出家中的画册对照,这一对,就对出了问题:里面充分运用了狸猫换太子的手法,几页真画,再夹杂几页伪作,再几页真的,掺杂几页伪作现在,陆俨少的画作少也要十万元一平尺,至于画册出版过的,更要达到几十万每平尺。造假者的暴利,可想而知

2011年春拍赝品泛滥揭秘当今书画造假术施

。盔甲防护罩

  除了利用原有的画集造假外,还有一种手段是出版新的真假画集。造假者或许往往假托各种名目,通过从画家家属手中征集到真的作品,等到正式出版的时候,再混杂入伪作,达到鱼龙混杂、蒙混过关的目的。

  出其不意法伪造画家早期作品

  这是近年才出现的一种新动向。对于傅、钱、亚、宋、魏等新金陵名家的创作风格,喜欢收藏的朋友大多已经了然于心,这对造假者提出了更高要求。怎样才能蒙住这些行家?造假者把视线转向了画家的早期作品,那个时候,画家的艺术风格还未成熟,他的作品也很少被人看到,包括画家家属都很容易在这样的作品面前傻眼。比如宋文治,以前造假的,都集中在他的江南风景、太湖风光这些题材上,现在,则出现了很多以前不大看到的题材。

  异地造假法到北京造新金陵名家的假

  拍卖有一定的地域性。比如,北京的书画市场,对于新金陵画派画家的作品就缺少鉴别力,很容易受蒙蔽。所以,在北京的拍卖会上,更容易出现新金陵名家的伪作,因为当地对他们的研究远不如江苏充分,经手的也比较少。同样,在江苏造关山月、黄胄等画家的假,也是比较常见的。

  自由创作法造假造得挥洒自如

  造假中,容易识别的就是临摹依样画葫芦法,比如亚明画的三峡、宋文治的太湖,有不少伪作,直接照搬,一看就是假的,是低级的仿假,不过仍有些不动脑筋的拍卖公司,也会上拍这样的伪作。高级的仿假,就是用你的笔法、用你的精神,他对你的创作风格揣摩已久,能达到自由挥洒的境界,完全能够不局限于某张画过的画,画出来很生动,不呆滞,有脱稿创作的成分,就像张大千仿石涛,很难分出真假,难辨别,因为这是一张全新的作品。只有功力到家、水平到位的鉴定家,才能不被这样的仿作所迷惑。

  曾经有一次,宋玉麟被请去鉴定陆俨少的一幅画。画得非常好,宋玉麟一眼看去唯有细细品味生活,觉得是对的,画得很不错,但他看了6、7分钟后,看出问题来了,苔点、草都不是那么回事,再看一会,又发现了更多的问题,整张画都在他面前土崩瓦解。不过买家并没有听他的话,仍然裱后把画带到香港去送一位收藏家朋友。岂知朋友拒收,认为是假画,到了这时,这位买家才对宋玉麟的解读服气。这张画能蒙你五分钟,这有个揣摩的过程,一旦寻找到突破口,一推开来,整个画面就支离破碎,宋玉不可以去玷污它麟说,鉴定要从细节入手,从一些人们不太关注的特点入手,就能找到突破口。

  借鸡生蛋二手叉车个人转让法照着真迹下蛋

  此类手法就是买来一幅真迹,再照着真迹下一个一模一样的蛋。这已成行内的一种恶习。据一位藏家介绍,钱松嵒的一幅《无量寿佛》曾出现在西泠印社的一次拍卖上,但这次上拍的,只是画商下的一个蛋,真迹出现在古籍出版社的《钱松嵒画集》中,后来在苏州的一次拍卖会上拍出。《钱松嵒画集》中还有一幅《古涧寿松》,同样也有一幅一模一样的伪作,在上海朵云轩被拍掉了画商用真迹下了蛋,而真迹迄今未在市面上出现。据悉,在北京和南京,都有这样的画商凡从他们手上走过的名家画作,几乎没有一幅能逃脱被下蛋的命运,画商会把真的留下来,假的卖掉。如果市面上出现两幅一模一样的画作,那么,要么两幅都是假的,要么一真一假,这位藏家说,任何画家都不会画两幅分毫不差的画出来。也曾经有画商找到亚明,买了他的真迹,然后找高手临摹。即便到了今天,也有这样的画家靠下蛋过着异常滋润的生活由于他画的伪作,与真迹相似度达到99%,所以生意异常红火。而现代技术的发展更为下蛋提供了技术支撑,他可以将原作复印后对在宣纸上,对着描,这样下的蛋可以与原作不差分毫。

  改款割款法小名头换成大名头

  这种手法比下蛋更具欺骗性,做出来的是非常厉害的假画。一般是把二流画家的款裁掉,换上名家的款,由于是同时代的画家,笔墨水平也不差到哪里,所以很难让人区别。2000年的时候,曾经有李可染儿子李庚临摹其父的一幅画作在上海上拍,作品与其父风格非常相近,李可染还亲自在画作上题字:杏花春雨江南。此小儿李庚摹吾旧作,略有似处。可染题记。当时就有藏家笑道:这幅画太像李可染的作品了,改个款就可以当李可染卖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过了两年,这幅画果然出现在北京的一次大型书画拍卖会上,只是题款成了杏花春雨江南。可染题旧作。此小儿李庚摹吾等字迹都被挖掉,经裱画高手拼接得天衣无缝,终竟以20万元人民币拍出。

  当然,还有一种就是直接造假。没出名的小画家造名家的假,这一类水平差,容易被人识别。

  提醒:玩收藏切勿刚愎自用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真正有眼力的行家,终还是能够识破迷局的。对画家有个大概了解是基础的,重要的是气息,这种气息上的感悟一般人很难掌握,这是形之外的一些东西,宋玉麟说。

  此外,鉴定家也要与时俱进。要了解当今做假的水平到了什么程度,要过眼几百件、上千件的作品才能对气息有所掌握,造假者的水平在不断提高,你的鉴赏水平也要不断提高。至于家属能否鉴定,这有相对性,要看具体的人,有的画家亲属鉴定也会有失误。要告诫收藏者的是,切勿刚愎自用,要多方讨教,向有经验的人学习。另外,专家也不是万能的,有的专家对这个人作品比较有把握,对另外的画家就不一定很熟悉,这有个领域的问题,任何权威性都只能是相对的,任何鉴定机构的意见也都是相对的,藏家要懂得自我保护,同时借助外力来提高。

  目前在中国,拍卖公司的素质良莠不齐,口碑非常好的,有嘉德、保利、浙江西泠等等,但拍卖会一张假的都没有,基本上做不到,水至清则无鱼,绝大多数拍卖会都或多或少有假画的喷漆房厂家存在。甚至一些的口碑良好的拍卖公司都难逃上拍赝品的质疑。比如,2010年3月,的美术刊物《美术报》撰文质疑香港苏富比春拍的一幅齐白石所画的《虎》,认为该画无论是笔墨功力、老虎造型、气韵贯通,还是题款,都有明显的临摹痕迹,被断言为仿作。艺术评论人牟建平还断言:我见过的市场上的齐白石虎作基本是假的。

合肥led驱动电源
扬州ket
广州喂食器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