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白日梦江山文学网2

2019/07/13 来源:兴安盟信息港

导读

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白天做的梦,一个在清醒的游走的时候做的梦。  我梦见我去了天堂。我见到了那个传说中和蔼慈祥的上帝。他正带领这一大群无所事事

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白天做的梦,一个在清醒的游走的时候做的梦。  我梦见我去了天堂。我见到了那个传说中和蔼慈祥的上帝。他正带领这一大群无所事事的天使们在寻欢作乐。看上去,他们都是那么的快乐。快乐是什么?这正是我用了一生的时间在思索的一个问题。  于是,我走过去问那个笑容可掬的老头:“你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快乐。只是,你能告诉我,快乐究竟是什么吗?”  上帝愣了一下。很明显,他从来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更加没有想到过会有人这么问他。他呐呐了半晌,然后说:“我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既然你觉得我们快乐,那么你和我们在一起,然后自己去寻找答案吧。”  于是,我留在了天堂。我每日和天使们一起陪着那个老头饮酒作乐,无所事事。天使们总是笑得很开心,可我却越来越觉得迷惑。天使们的笑容总是那么的空洞,就像人世中的那些白痴的笑容一样。  我在天堂逗留了很久,终日过着衣食无忧,无所事事的日子。可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我的感觉就是空洞,那种无休止的空洞。我没法和身边的任何一个天使沟通,也没有办法和上帝交流。他们的思想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永远也没有办法理会世人思考的是些什么,追寻的又是些什么。  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无休止的空洞。我更加无法忍受象征着爱和正义的上帝和天使们对于人间不断传来的祈祷,对于人间的痛苦和罪恶置若罔闻。我问天使,可是他们给我的回答全是那种白痴般的笑容。于是,我只有去问上帝。  上帝给了我一个答案。那个答案让我想起尼采。尼采说上帝死了。不,上帝没有死。他活着,只是,他不再是那个甘愿为了所有人牺牲自己的上帝了。上帝给我的答案是这样的:  “世人的痛苦和罪恶是他们咎由自取的。世人放弃了我让他们过的那种生活。他们有了思想,并且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思想去生活。他们对于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刨根问底,永无止境。他们思考一些不该去思考的问题,就像你问你快乐是什么。在他们的心里,上帝和天使早已经不复存在。我又何必再问他们操心呢?”  我离开了天堂,去了那个离天堂只有一门之隔的地狱。我见到了魔鬼,象征着欲望和贪婪的可怖的魔鬼们。  然而,魔鬼并非象传说中的那么恐怖。地狱也绝非传说中那样,是一个充满了硫磺和火的炼狱。相反,魔鬼们都显得特别的沉静,个个的眼中都闪烁着哲人般充满智慧的光芒。而地狱则是一个宁静的地方,并不存在什么在火中充满痛苦的哭号。  看到我的到来,魔鬼们永微笑来欢迎。我跟他们说了我在天堂的遭遇。魔鬼们用同情的微笑对我表示理解,用嘲讽的表情对上帝表示轻蔑。我忽然感觉到魔鬼们的亲切和可爱。于是,我在地狱中留了下来。  在地狱中和魔鬼们一起的生活,并不是和传说中那样的恐怖和痛苦。对于我来说,那是我为惬意的一段日子。我每天和不同的魔鬼争论不同的问题,听着他们一些奇异而独特的见解。魔鬼们每个都是哲学家。他们终日都在思考,思考那些困惑着世人的一切问题。然而,不管他们得到样的结论,却没有办法去验证。他们被地狱禁锢着,永远只能思考而不能行动。所以,他们是痛苦的。在地狱中深重的痛苦并不是硫磺的火焰灼烧产生的,而是被禁锢在躯体里面的精神所遭受的。  我体验着那种痛苦,也体验着越来越重的恐惧。不,我不要那样。我不要自己的思想无限的膨胀,可是行动却无限的被抑制。我不要那样的痛苦。我开始明白快乐的含义,开始明白究竟怎样的生活才是快乐。快乐就是能够按照思考的那样去行动,快乐的生活就是思想和行动能够得以统一的生活。  于是,我告别魔鬼们。我必须回到我的世界,因为那里才属于我。在离开的时候,我告诉魔鬼们,我是为了寻找快乐而来的。而我得到的是魔鬼们对于快乐一致的见解: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是快乐的,一种是白痴,一种就是象上帝身边那些天使一样拒绝思考,满足一切的人。而人世间只存在白痴。除开他们,人世间没有谁的欲望是能够得到满足的。所有的人都和我们一样,在思想和现实的矛盾中挣扎。这个世界有着太多太多的悲伤和无奈。所以,没有人是真正快乐,永远快乐的。快乐,永远都只是存在在人们心目中的一种理想,是所有人都在追寻却不可能永远拥有的。” 共 169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应当多吃那些食物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注意的吗
标签

上一页:思念之歌

下一页:诗之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