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上海查出专车司机有刑满释放人员门槛该定多

2019/10/13 来源:兴安盟信息港

导读

上海查出专车司机有刑满释放人员门槛该定多高?上海的专车司机正在接受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4月3日,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对外宣布,近期共查处了

上海查出专车司机有刑满释放人员门槛该定多高?

上海的专车司机正在接受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4月3日,上海市交通执法总队对外宣布,近期共查处了82名从事专车非法客运的当事人,其中3人存在治安及刑事犯罪记录,约占被处罚者总数的4%。

令人咋舌的是,一名在2013年年初因“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多的刑满释放人员,刚出狱不久便加入了“滴滴专车”平台从事客运。

一场针对私家车从事专车业务的“围剿”正在拉开帷幕。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未来一段时间将继续联合公安、属地街镇等部门,保持对专车非法客运违法行为的严查。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交通管理和执法部门并不是打击互联商务专车软件,而是查处没有营运资质的车辆和人员。

然而,跟在上述旨在维护专车乘客乘车安全的背后,是一片对执法者的质疑声。许多友跟帖称,专车应该给予刑释解教人员一片就业空间。

“史上严”专车标准执行难

一个月前,合并后的滴滴、快的联合发布了《互联专车服务管理及乘客安全保障标准》。这是国内针对互联专车服务推出的安全管理标准,其中许多规定甚至比一般出租车公司标准更为严厉。

该《标准》明确规定,所有参与营运的车辆车龄必须在5年以内,且为知名品牌的中高端车型;专车司机必须具备3年以上驾龄;对驾驶员进行无犯罪记录检查和交通违章检查;驾驶员入职前必须经过严格的培训与考试,包括笔试、路考、服务礼仪等;车辆每行驶5000公里

,专车平台或合作租赁公司将对其进行安全监测和车辆维修保养。

除驾驶员准入外,《标准》还首次提出了“先行赔付”保障机制,且对于无故爽约、飞单的司机,一律采取“立即解除合同”的措施;每周累计评价不达标的司机都将被“静默”,不再发单,直到重新培训合格后方可接单。

中国青年报注意到,这一严格标准面临着执行难的困境。尤其是在“驾驶员准入”和“车辆5000公里安全监测”这两个与“合作租赁公司”相关的问题上,执行标准困难。

在刚刚过去的清明假期,上海各个旅游景点周边停放的一些私家车,就成了“一号专车”的目标对象。不少私家车的前挡风玻璃上,被放上了专车广告。广告声称,只要你有一辆车龄5年以内的中轿车,驾龄满3年,你就可以利用闲暇时间成为一名专车司机。

但实际上,滴滴和快的都对外声称,自己只与有资质的汽车租赁公司合作,也就是说,要成为合格的专车司机,你必须供职于一家与专车平台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才行——这种供职,行话叫做“挂靠”。

很多租赁公司目前正在干着“被挂靠”的勾当。他们并不专门审核司机的任职资质,收取数百元的费用,就能让司机直接“挂靠”接单。

浙江FM93交通之声曾在3月26日发表报道称,交上300元风险金,与对方联系不超过5条,就能在短短15分钟内以某汽车租赁公司雇员的身份加入滴滴专车平台,成为一名专车司机。完全跳过资格审查、培训等环节。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目前几家专车平台正处于地盘扩张阶段,对于那些“皮包”租赁公司一般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足够多的司机和足够多的客源,是眼前的竞争高地。”

如何确定专车司机门槛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私家车永远不允许进入专车运营。然而,要把私家车“拦截”在专车之外,恐怕短期内难以实现。

上海的出租汽车运营公司——大众交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国平告诉中国青年报,考察一名司机实际耗费的成本非常高。杨国平一直支持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的发展,“鼓励他们发展,提高出租车效率,但应该规范有序。”

杨国平说,上海大众出租汽车公司招收的出租车司机,有一个极严格的政审准入要求,“只要有公安部门治安拘留以上的处理记录,就不能入行。”而这还只是资格审查的步。

每一名司机都要有在上海地区驾驶车辆两年以上的经验,上海大众出租汽车公司会有专人负责在交管部门查询其安全行车记录,“有过大事故的不行。”

公司人力资源工作人员会到驾驶员居住地了解其过去的生活、工作情况,除在其居住地派出所了解情况外,还会到居委会了解情况

入职后,每个司机被强制要求参加一个星期左右的培训,并须通过考试;单独开车前,其所在的分公司会派一名老司机对其进行“传帮带”;司机班组组长会将刚入职的“新人”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公司工会会从各个侧面了解每名司机的家庭、生活情况。

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一名工作了10余年的社区民警告诉,她曾接待过想要在上海出租汽车公司工作的居民,“他们通常会拿来一张表格,上面有违法犯罪记录,要我们盖章。如果过去有过记录的,我们会在这个选项上打勾,再把章盖在画的勾上。”

这名民警说,严格一些的出租汽车公司,会派专人来社区考察。她还见过对经济问题、邻里关系、酗酒吸毒等问题的“审查”。她认为,出租车司机的入职审查应该“从严”,“不是有本(驾驶)证、有辆车就可以了,如果是有酗酒、吸毒史的人,怎么办?出了事情谁负责?”

她告诉,自己从业以来从未见过有人为了做专车司机来政审盖章的。

刑释解教人员能否开专车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既然滴滴专车和一号专车都有强大的GPS定位功能后台,能从乘客上车开始就全程监控每一辆专车的运行轨迹,那为什么不能给刑释解教人员一次重新就业的机会呢?

对此,以为刑释解教人员谋福利、找工作出名的“上海美警花”吕洁认为,尽管他们面临再次就业的困境,但如果要让自己推荐他们去当专车司机,还是有不小的困难。一般情况下,有轻微违法、犯罪前科者,吕洁都会“能帮就帮”,“政审表格拿来,我会填写上他的前科,然后特别注明,这个人过去犯罪情况是怎样的、现在表现如何等,请用人单位酌情考虑。”

但对于从事出租汽车这一“特殊行业”,吕洁认为,一些刑满释放人员虽能胜任,但也应有“无重犯时限”的规定,比如超过5年或者多少年以后,没有重犯迹象,可以考虑推荐。并且推荐的一个重要前提是

,没有吸毒、酗酒史,“吸毒、酗酒情况要到社区调查才能基本确定,比较麻烦。”

吕洁多次强调“用人单位”这个词,她告诉,雇佣专车司机的用人单位应当对其运营行为负责,要严格监管,应当对雇员准入有严格的把关。她透露,上海机场集团就对刑释解教人员开放过招聘,机场人力资源部门每年都派人到这些人居住地的派出所、居委会进行政审,以确保这些刑释解教人员每年表现稳定。

杨国平则认为,刑释解教人员“二次就业”并不适合到出租车行业工作,“我们是公共服务行业

,要对乘客的安全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对出租车司机入行门槛都是有共识性规定的。”他强调,有犯罪前科者不能当出租车司机,这是一条行业“底线”。 王烨捷

微商城开发公司
微店铺
微信如何开发小程序
标签

友情链接